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期货业“一哥”IPO现场检查过关 永安期货2020年净利超11亿元
2021-04-20 06:06:49   来源/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满 乐   评论:0


期货业头部公司永安期货IPO再传重大进展。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了解,监管对永安期货进行的IPO现场检查工作已于近日完成。

永安期货IPO之路始于去年。2020年5月27日,已在新三板市场挂牌的永安期货,正式向浙江证监局提交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并获受理。辅导6个月后,当年12月,公司通过浙江局辅导验收,并同步报送了上交所主板上市的申报材料。但就在2021年1月,公司接到了证券业协会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的通知,鉴于2021年渐趋收紧的IPO审核态势,永安期货是否能“迈过”现场检查这大关,一直扰动着投资者神经。

“现场检查完成以后,永安期货后续上市审核进程或许会加速。今年因现场检查和督导撤材料终止审核的企业比比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现阶段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有北京地区资深投行人士表示。

迈过现场检查大关

营收254.69亿元、净利润11.46亿元,2020年永安期货又一次毫无意外的稳坐期货公司“头把交椅”。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已披露2020年财报数据的期货公司中,永安期货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均在行业中高居榜首,并将行业第二名遥遥甩在身后。

营业收入角度,2019年成为A股首家上市期货公司的南华期货以99.15亿元营收居于行业第二位,但其营收规模与永安期货间足有150多亿元的差距,且南华期货2020年9417万元的净利润,尚不及永安期货的十分之一。

横向对比全行业2020年净利润,中信期货和混沌天成期货分别以6.48亿元和4.06亿元的净利润排在行业第二、三名,也与永安期货间有不小的差距。

“行业真正头部公司加入上市大军也是监管乐于看到的。”有期货业人士认为。2019年,南华期货、瑞达期货先后实现A股上市,实现了A股上市期货公司“零的突破”。两家期货公司虽各有特色,但基本面上,行业中游偏上的排名显然难以代表行业发展水平。目前,上海中期与新湖期货也均开启了A股上市筹备工作,但与永安期货相比,均难以望其项背。

而此次永安期货完成了公认“凶险”的IPO现场检查,被一些市场人士认为释放了较为积极的信号。

公开信息显示,与永安期货一道被抽中的建材科技已于今年3月提交了撤回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的申请,上市之路终止。

“从抽查对象来看,监管应该是有意挑选了这两家企业,已经算不上是抽查了。建材科技和永安期货都身处监管审核最严格的两个行业。”上述资深投行人士指出。

资管业务发展“掉队”

细看永安期货2020年年报数据,传统的期货经纪业务依然是公司业绩最重要的“护城河”。

2020年,永安期货共实现期货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5.68亿元,同比增长32.86%。不过,随着行业内同质化竞争加剧,传统的经纪业务要为期货公司带来可观收益可谓越来越难。以南华期货为例,公司平均综合手续费率就由2018年度的万分之零点三四五下滑至2019年度的万分之零点二四八。

“实际上去年期货业务的大爆发主要有两个驱动因素,一是新冠疫情和中美贸易摩擦等不确定因素叠加,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加剧,更多产业客户产生避险需求;二是散户投资者进场。”有沪上地区期货公司高管表示。Wind数据显示,2020年商品期货市场沉淀资金超过2100亿元,流入金额770亿元,是期货市场建立以来流入金额最高的年份,比流入金额第二位的2019年高出396亿元。“不过这种情况没法持续”。前述沪上地区期货公司高管明确表示。

对于期货公司而言,经纪业务是发展的基石,但难逃“看天吃饭”的影响,想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需要依靠创新业务。

不过,期货公司发力创新业务,带来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就指出,过去期货公司是“期货经纪公司”,作为只做经纪业务的轻资产公司,并不需要上市。但在期货公司增加资产管理、风险管理业务等创新型业务后,开始慢慢转变为重资产公司。因此期货公司纷纷寻求通过上市满足资本补充需求。

目前,期货公司主要的创新业务包括资产管理和风险管理业务等。在创新业务领域,永安期货成色如何?

2020年,永安期货资产管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755万元。相比之下,已上市的南华期货2020年资产管理业务营收在同比增长184.17%的情况下,仅录得294万元,实际仍处于亏损状态。

“期货公司自身盈利能力有限,很多是靠着经纪业务生存,风险管理子公司和资管业务形同虚设。有些期货公司已经把资管和子公司业务变成续金池,永安资产管理规模和盈利能力比有些券商还好。”采访中,有期货公司营业部负责人对永安期货资产管理业务提出了肯定。

不过无论是从营收规模和行业排名来看,永安期货的资产管理业务还难以挑起转型大梁,在行业中的地位也远不如传统业务稳定。

从近两年的数据看,永安期货资产管理业务业绩波动较大。公司2019年资管业务营收尚有1.27亿元,从招股书数据来看,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资管业务管理规模48.87亿元,较2019年底下降了33%。与之相比的是行业“小弟”们的迅速追赶,2020年混沌天成、瑞达期货均在资管业务上实现了爆发。其中,混沌天成全年资产管理业务收入实现营收2.56亿元,同比增长3667.69%,瑞达期货全年实现业务收入0.99亿元,较2019年度增长398.08%。

有期货业人士认为,永安期货近年来资管业务的波动恐怕还是源自于高管变动后带来的后遗症。“永安期货发力资产管理业务最早源于公司原总经理施建军的思路,2017年施建军出走私募后,这几年公司资管业务人事变动较大,不少业务负责人去了其他期货公司,总体对业务还是有影响的。”前述期货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风险管理业务优势独具

相比之下,2020年永安期货在风险管理业务上发展得更为顺利。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永安期货实现风险管理业务营收235.19亿元,营业利润1.41亿元,同比增长39.6%。相比之下,两家上市期货公司中,瑞达期货当期风险管理业务营收仅为6.46亿元,营业利润约在1600万元左右,南华期货该项业务营收92.91亿元,甚至亏损了1300万元左右。

有北京地区券商系期货公司人士介绍称,期货风险管理业务分为场外衍生品、基差贸易及做市业务三部分,其中基差贸易带来了大量的资金流水,扩大了期货公司营收。

上述期货公司人士表示,产业链上下游的贸易商缺少流动性,就由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先行垫付货款,子公司收取相应的保证金和利息。基差贸易即是期货公司为贸易商提供服务,不牵扯其中的货物,但又全程参与。

另外,货物运载的过程中,贸易商担心商品价格波动,这时候风险管理子公司还可以做场外期权,做期货保值业务,产生更多的收益。“但这部分收入与贸易产生的流水无法相提并论。”

“对于永安期货而言,更多是通过做大基差贸易,树立其在部分大宗商品上的价格话语权。”有了解永安期货的业内人士称,“现货贸易做的越多,越了解相应品种的库存情况,在定价上越有优势。”

不过,期货公司以产业链金融服务的形式参与上下游实体企业贸易,伴随着一定风险。“万一实体企业违约,相关的货物只能砸在手里。”不过,永安期货大股东背景给公司风险管理业务提供了不少便利条件。

从股东信息来看,永安期货主要为浙江省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浙江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直接或间接持有,浙江省交通投资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物产中大也持有永安期货2.1%的股权。公开信息显示,物产中大核心主业即是为供应链上下游客户和产业集群提供原材料采购、加工、分销、出口、物流、金融、信息等集成服务。

“永安期货通过物产中大建立了独有的大宗商品销售渠道,踏准行情时,违约货物甚至能实现低买高卖,销售和交易能力结合,把公司相关业务的风险降到最低。”上述了解永安期货的业内人士称。

不过,虽然销售和交易能力两手抓,但永安期货还是难敌疫情等系统性风险。

永安期货即在年报中表示,2020年公司其他资产减值损失达到4.62亿元,较上期相比增长30.48%,主要系持有的能化产品存货跌价损失计提增加。

“去年一季度永安巨亏,因为疫情和当时的国际原油大跌影响能化产品价格所致。好在各类大宗商品周期波动不一,后面商品大涨缓过来一些。”上述接近永安期货人士表示。
 

上一篇:鞍本合并再“出发”:全球第三大钢铁企业呼之欲出?
下一篇:广州期货交易所揭牌成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