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唐山最严限产令下的钢企阵痛与转型
2021-04-08 06:52:15   来源/作者:证券时报 田 牧   评论:0


3月底一天的深夜,河北唐山一家钢铁厂里,已经睡下的贾健华被一通电话叫醒。他被告知,立即关停正在生产中的炼铁炉。这个命令急切、突然、不容置疑,但也在意料之中。

在此之前的3月19日,唐山市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大气办”)发布了《关于报送钢铁行业企业限产减排措施的通知》,对辖内23家全流程钢企实行最高为50%的限产减排措施,自3月20日起直至12月31日。

虽然近几年对唐山钢企限产已经常态化,但如此力度前所未有,被业内人称为史上最严限产令。

作为中国钢铁第一重镇、单拎出来产量排名世界第二的唐山,最严限产令的出台立刻搅动了市场行情。据我的钢铁网数据,限产令发布第二天,唐山钢坯出厂价即上涨110元/吨,至4600元/吨,价格创2008年以来新高。证券时报记者4月6日再看相关数据,唐山钢坯出厂价已涨到5040元/吨,较3月20日的价格又上涨9.6%。

价格波动是市场对限产令的最直接反应。证券时报记者近期走访唐山还观察到,更多的连锁反应正在发生。

连锁反应

催生最严限产令出台的直接原因,是3月11日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对唐山4家钢企突击检查,发现存在未落实减排要求、生产记录造假等问题。一周后,唐山发布上述《通知》。

唐山东华钢铁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是被突击检查的4家钢企之一。在《通知》中,东华钢铁和其他6家钢企一同被要求自3月20日至6月30日限产50%,之后到年底限产30%。其余16家钢企则执行全年限产30%的减排措施。

3月29日下午,证券时报记者来到位于唐山市丰南区的东华钢铁厂区外围。此时正值换班时间,记者询问了多个下班的工人,他们都向记者表示东华钢铁已经在限产,一位工人表示“限产不止一半”。

在东华钢铁厂区大门的显示屏上,滚动播放着东华钢铁包括烧结、高炉、白灰窑、转炉在内的停产方案。这份《企业环境保护承诺书》的开头写道:“为促进全市环境空气质量持续改善,加快生态建设步伐,我企业特向全市人民做出如下承诺”。

这也影响到了为钢厂源源不断运送原料和货物的物流车队。在东华钢厂东侧的一条小路上,停放了近20辆大货车。另一家钢企员工告诉记者,正常生产的情况下一家钢厂每天进出货车达上千辆。限产之后,进出钢厂的车流量也被限制,有的货车司机要等待一周左右才能进厂,平时则只需一天。

一家国有政策性银行河北省分行的员工向记者透露,该行此前向几家唐山钢企发放了贷款,限产令出台后,他们也在密切关注钢企的贷后情况,以防钢企因限产导致的营收、利润大幅下降导致还款困难。对于新申请贷款的唐山钢企,也将在审核时谨慎处理。

无疑,唐山钢企在今年剩余时间内的现金流表现,也将成为相关金融机构会持续跟进的情况。

阵痛

一钢企中层吴方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在过去几年的环保要求下,唐山大多数钢企的环保设备和资金投入大幅增加,一些表现好的企业已经达到超低排放。这种情况下,想要显著的减排效果,限产是最快最直接的方法。

按照《通知》要求,“高炉以扒炉停产计”。每家钢企都安装有污染物排放监测系统,实时将生产中的排放数据传送给监管部门。吴方表示,扒炉停产前要先报备监管部门,之后终止监测数据传输,然后扒炉。

但一个被忽略的事实是,扒炉时,大量燃烧中的焦炭被熄灭会出现大量浓烟,出于安全考量,这些浓烟无法被排污设备吸收,只能直接排放到空气中。吴方称,这个过程会持续数天,排放的污染物体量无法估计,远超正常生产时经处理后的废气排放量。

由于监测系统停止报送数据,因停产导致的大量污染物排放并不会被计入唐山减排的统计数据中。这些排放到空中无法估量的废气,成为唐山为了环保限产的一个隐形代价。

证券时报记者也在一家位于唐山北部的钢铁厂内看到,已经持续了三天的扒炉停产作业仍在继续,屋顶的烟囱冒着平时不会看见的浓烟,屋外的地上堆满了小山一样被扒出的煤炭。吴方替老板心疼,停产一天,就要损失几百万的利润。

以钢铁产业为经济支柱的唐山,在环保与经济的得失权衡中,也会心疼。

据唐山官方统计数据,2020年唐山第二产业占GDP比重为53.2%,其中钢铁行业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为68.2%。此次持续全年的限产,无疑将影响唐山今年经济总量。但从官方表态来看,GDP已经为环保让位。

履新唐山两个月的新市长高建民早就下了决心。

1月15日,高建民从河北省生态环境厅厅长任上转调到唐山,成为唐山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半个月后高建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唐山2020年最重大的突破之一即为破解钢铁围城等问题。同时还提出,唐山2021年发展主要目标之一是空气质量排名退出全国后十位。

转型

转型成了唐山和钢企必须要做的事情。

唐山下属聚集了6家钢企的中国百强县迁安,曾经被引以为豪称为“钢城”的印记正在退去。

记者在迁安的街道和宣传杂志上看到,“钢城”迁安正被“北方水城”的新称呼取代。迁安政府官网首页的城市宣传片中,“水”是绝对主角,钢铁的身影丝毫未现。在迁安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创新驱动、绿色崛起、新兴产业成为高频词。

但从“钢城”到“水城”的转型绝非一日之功,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迁安最繁华的道路名为钢城大街,城市宣传片中的核心景点黄台湖上的小岛则矗立着首钢迁安钢厂和本地九江钢铁的会议中心、酒店。这些难以抹掉的印记在提醒着,钢铁仍是迁安的支柱。

顺着钢城大街向西跨过钢城大桥,走到钢城路的尽头,是首钢集团迁安钢铁公司所在地。长远来看,这里应该是唐山钢企想要持续发展的学习样本。

唐山大气办在《通知》中明确指出,执行限产减排措施的钢企不包括首钢迁钢和首钢京唐钢铁。这并不是因为隶属于北京首钢集团的身份豁免权,而是被吴方称为“行业标杆”减排能力。

在看过四个唐山本地钢厂后,当证券时报记者来到首钢迁钢的工厂外,肉眼可见这里与其他钢厂有着明显不同。据央视报道,首钢迁钢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实现了全工序超低排放的钢铁企业,被称为“绿色钢企”,它的厂区环境质量和迁安城区相差无几,甚至在河北省还未出台被称为“最严超低排放标准”前,首钢迁钢自身的排放标准就已远超这一官方要求。

这无疑需要巨大的资金量。首钢迁钢作为国企有不追求极致利润的定力,但其他民企,不计成本地投入资金搞环保,不仅压缩企业利润,还会削弱市场竞争力。所以唐山钢企在减排上的普遍做法都是达标,而非领先标准。

但最严限产令的出台是一个分水岭,它大幅提高了减排力度后,便很难再允许钢企今后回到以前的排放水平。这意味着,在限产新常态下,要想长期发展下去,唐山钢企的老板们应该都去首钢迁钢取取经。

吴方表示,唐山钢企目前的利润水平可以支持它们达到首钢迁钢的排放水平,只是赚得少一些罢了。(应受访者要求,贾健华、吴方为化名)
 

上一篇:美豆供应局面极度紧张
下一篇:大商所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席志勇:石化产业 是大商所产品布局的重点板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