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神秘的空方:隐蔽性强 手法专业
2021-02-19 07:02:31   来源/作者:中国证券报 张利静 马爽   评论:0


  “我从券商借了不到10万股股票,在股价大跌之后买回来还给券商,除去利息、佣金和印花税,一共赚了13万元左右。”时常在融券交易中斩获不菲的老股民刘华日前通过融券做空赚了一笔。

  近期美股市场上“散户大战做空机构”引人关注。在A股市场,做空者也大有人在。中国证券报记者深入调研发现,当大众的目光聚焦在买涨收益时,诸多因素为做空资金提供了条件。

 

  多是短期行为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士王先生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大家知道做多可以赚钱,但是市场有一部分资金专门靠做空赚钱。这些职业做空资金专门研究公司的潜在问题,包括管理层的问题以及质押情况等。他们利用市场谣言,制造或者放大市场传言,将公司股价一举击溃,然后不断倒手反复做低价格。”

  这与华尔街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公司的理念颇有相似之处。历史上,它多次在对中概股的阻击中得手。据了解,被其做空的公司通常有一个共同特点:股票价格及资金面先发生异动,然后市场上出现足以击溃其股价的负面讯息。

  “他们不在乎价格合理与否,也不在乎股价下跌对公司经营状况的破坏。他们对公司的基本面瑕疵、管理层管理是否粗放、实控人对于资本市场了解与否等,都研究得一清二楚。选择的公司通常是机构介入不深的公司,他们是市场上的‘华尔街之狼’。”王先生称。

  据介绍,这些做空资金主要活跃于市场进入熊市,或者一些公司基本面出现重大变化的过程中。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表示,在无坏消息隐匿的前提下,个股闪崩的原因往往来自做空力量。

  “2018年以前,这些资金造成市场上不少公司股价大跌。当时市场质押现象比较多,2018年也是上市公司质押爆仓和国资疏困接盘的高峰。”王先生说,“虽然现在市场上的抱团股走势耀眼,但莫名下跌的标的也越来越多。”

  上海某券商投资顾问表示,这类做空通常是短期行为,因为融券仓位的长期持有成本较高。以100万元成交资金为例,佣金费用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三,印花税为千分之一,总体交易费用在1300元;而融券的费率为每年9.3%,这部分成本较高。

  也有资金做空是为了低价大举买入。杭州投资人张镇宇表示:“一般来说,无论机构还是散户,都是买涨不买跌,制造下跌的恐慌情绪会让对方止损交出筹码。比如某上市公司大股东想要增持公司股份,某机构要在标的股大规模建仓等,都是需要先把股价打压下去,让己方在相对安全的位置获得大规模流通盘。”

  做空底气何来

  中大期货副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景川表示,做空机构会通过“四两拨千斤”的方式获利,其行为主要表现为控制库存、控制持仓以及头寸相对集中等。

  中国证券报记者深入调研发现,当大众的目光聚焦在买涨获益的时候,做空资金具备诸多有利条件:一是发达的社交网络及自媒体传播方式,为做空资金发布讯息“烟雾弹”提供了条件。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一些短时间内难以证实或证伪的市场传言,很可能带来市场情绪剧烈波动,反映到股价上容易出现暴涨暴跌。

  二是在做空工具相对缺乏、市场以单边做多为主的交易机制下,市场容易在做多收益边际收敛下形成做空机会。“我们统计了2005年A股股权分置改革至2020年长达15年的全市场历史数据,实证研究表明,中国证券市场存在明显的低风险效应,即低波动的股票具有高收益,高波动的股票具有低收益或负收益。”湖北经济学院财经高等研究院副教授潘娜表示,“也就是说,A股市场由于卖空限制及杠杆约束的存在,投资者常常会过度买入并持有高波动的热门股票,当上涨不可持续后又唯恐收益回撤,随即跟风卖出,导致股票价格下跌,换手率显著上升。”

  三是做空资金通常具有研究团队。据接近做空资金的人士透露,做空机构中不乏业务能力强的财务、法律专业人士。“也有熟悉公司‘黑料’的公关公司人员利用信息优势,抢先参与进来,在公关危机出现或者恶化之前布局做空。”一位消息人士表示。

  四是做空交易具有隐蔽性,而且做空机构常常披着多重“马甲”,在合规方面也很谨慎,较难识别。“这些做空资金不谋求控股权,懂得如何规避违规操作,和机构存在一定的反向或者同向操作默契。”王先生说。

  五是散户投资者存在“羊群效应”。深圳市共同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丁洋表示,散户抱团往往容易被“杀猪盘”利用。

  严打违法违规行为

  在不违规的前提下,做空资金作为市场生态的一部分,对其该如何评价?

  “无论做多还是做空,都是基于对金融资产未来价格走势的预期,本身本无对错。但市场参与者的每个行为都应该在合法合规的框架下进行,同时也应该是基于风险和收益的平衡,不能因为盲目自信忽略了市场可能存在的风险。”潘娜表示。

  多位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人士认为,A股博弈生态有待继续改善。

  首先,应完善市场做空机制。据了解,目前A股做空工具主要有三种:股指期货、指数期权以及融券,但开户门槛相对较高,大部分的散户很难参与。景川表示,对于做空这种投资模式,许多投资者都抱有浓厚的兴趣。毕竟,相对于单边做多的投资,做空给投资者打开了一条新的投资路径,增加盈利可能性,尤其是当市场没有良好的做多机会时。更重要的是,当做空和其他交易手段结合起来时,可以衍生出不少新的交易模式。正是由于做空机制的存在,更容易体现资本市场定价的公允性。

  其次,净化舆论环境,强化对非法操纵行为的监管。例如,对于网络“大V”“黑嘴”等,张镇宇认为,打击这类非法荐股已刻不容缓。田利辉表示,投资者根据自身判断卖空股票是市场行为,是合规的平衡力量。然而,如果个别机构或个人利用市场谣言或持仓优势,通过股票不正常交易引发跟风行为,造成崩盘,那么就是市场操纵,必须严厉打击。

  再次,应做好投资者教育,不轻信不盲从。景川表示,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做空是一件值得警惕的事情,尽管从表面上看,做空是利用了价格向价值的回归进行获利,但从本质上看,做空违反了价值投资的基本理念。
 

上一篇:境外机构投资者累计持有银行间市场债券3.48万亿元
下一篇:保险资管产品注册规模“大跃进”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