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OPEC迎来60周年纪念,专家称必须直面三大挑战
2020-09-15 06:48:36   来源/作者:第一财经 钱小岩   评论:0


走过一甲子,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已不再是当年“血气方刚”的少年。

1960年9月14日,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五国,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共同宣布创建一个产油国的永久性政府间组织——OPEC。其宗旨是协调和统一各成员国能源政策和价格,确保国际油价稳定,保障产油国收入。

2020年,OPEC各国协调原计划在60年后重新聚首巴格达,庆祝这一纪念日。不过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这一活动被推迟,使得这一纪念日黯淡了几分。

在这60年中,OPEC曾经一度垄断国际油价,不过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其影响力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表示,OPEC内部的矛盾协调、油价影响力下降和全球能源结构变化,是当前影响OPEC发展的三大原因。

影响力由强转弱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球非殖民化运动兴起,第三世界国家纷纷走向了民族独立。不过,虽然第三世界国家在政治上获得了独立,但由西方国家建立起来的国际经济秩序却依然笼罩在这些国家之上,挥之不去。

例如,油价依然是由西方国家说了算,国际石油市场由被称为“七姐妹”的西方跨国公司主导。为了改变现状,在1960年,五大产油国成立了OPEC,希望以此夺回作为石油生产国的国家主权资源。

1968年,OPEC发布了“成员国石油政策声明”,明确强调“所有国家出于本国发展的目的,对其自然资源行使永久主权,该权利不可剥夺”。在此期间,也有更多产油国加入抱团取暖,从1960年五个创始成员国,到1969年成员国数量增长到10个。

进入20世纪70年代,OPEC进入全盛期,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显著提升。不仅大多数石油工业回归到其所在国手中,还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油价影响力和控制力。

特别是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OPEC为了打击以色列和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宣布实施石油禁运,暂停出口,造成油价飞涨,从起初每桶不到3美元涨到超过13美元,引发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进而让西方国家深陷经济危机。

其后,在1979年伊朗推翻巴列维王朝,以及随后两伊战争爆发,引发了第二次世界石油危机。两次石油危机使得西方不公正的石油体系被逐渐打破,OPEC对世界石油市场的影响力达到“巅峰”。

20世纪80年代,OPEC由强转弱,市场地位和份额受到冲击。许多石油消费国在石油危机后寻求石油替代能源,加上北海、墨西哥等非OPEC的产油量上升,国际原油市场供应出现过剩,油价在达到历史高点后开始走弱。

进入90年代,OPEC石油政策被迫趋于现实。国际油价不再像70、80年代那样大起大落,但频繁波动和总体疲软成为了这十年的主要特征。

而21世纪以来,OPEC面临的挑战进一步增多。维持能源市场、实现可持续发展和环保等问题困扰着OPEC和其成员国。特别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导致OPEC内部因减产而发生争执,并最终导致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价格大战。这场产油国之间的内耗战使得油价几乎在一夜之间回到了20年前的水平,极大地损伤了产油国的石油收入。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表示,当前OPEC发展主要问题包括三个方面。首先是内部的矛盾和冲突,沙特等海湾阿拉伯产油国与其他产油国之间一直存在政策路线之争,产油国对外政策的不同影响到其能源政策,部分产油国的搭便车做法也削弱了其政策执行力。

其次是全球能源格局不断发生重大变化,产油国之间争夺加剧,消费国也更加多元,削弱了OPEC的影响力,不得不与俄罗斯等国组成OPEC+。

最后是全球能源需求和消费结构的变化,世界经历较长时期的低油价周期,加之可替代能源技术的不断发展,都影响到其长期影响力。

从对抗走向配合

经过60年的发展,OPEC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当年的“石油梦”,不过回看当初创始五国的命运,却各不相同。

伊朗和委内瑞拉因为其鹰派的作风,加之内政外交的原因,遭到美国制裁,两国的产油能力也一落千丈,在OPEC内的地位早已无法与当年相提并论。根据OPEC提供的数据,与2010年的数据相比,2020年伊朗在OPEC的产油份额腰斩至7.5%,而委内瑞拉也从当年近10%跌至如今的2.3%。

沙特阿拉伯成为了OPEC的领头羊,份额占到OPEC产油量的35%。不过,在油价问题上,沙特早已不再强硬。多位OPEC现任和离任官员表示,在能源问题上沙特更愿与美国配合,而不愿在此问题上触怒美方。据消息人士透露,今年油价暴跌,使得大多数美国页岩气公司经营无以为继,面对美国的施压,沙特决定妥协,促使OPEC达成协议抬高油价。

赫勒尔(Chakib Khelil)曾经担任过10年的阿尔及利亚石油部长,并在2001-2008年间担任OPEC主席,他向媒体表示,特朗普通过沙特来实现他所需要的油价,并且他的愿望得到了满足。“OPEC真的变了。”他说。

从对抗到配合,OPEC为何变了?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表示,20世纪80年代以来,OPEC的影响力总体上呈下降趋势,可以理解为是其在能源领域的话语权下降,OPEC虽然可以影响油价和国际能源格局,但并不拥有决定性的权力,定价权、技术和通道等方面都不掌握。

“加之产油国安全与外交政策的依附性,美国可以深刻影响很多产油国的能源政策,使得OPEC在能源领域的影响力受到很大制约。”邹志强说。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OPEC各国如今之所以愿意妥协,其中一大原因是石油已经没有原先那么重要了。

OPEC国家的非石油出口从2000年的550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5150亿美元,增长了9倍多;而原油出口从2012年的1.1万亿美元的高位下降到2019年的5650亿美元,几乎折半。

如阿联酋,石油收入在其出口收入中仅有13%;沙特阿拉伯制定了“2030愿景”,努力摆脱对石油经济的依靠,如今化工产品的出口已经稳步提升;而赤道几内亚从世纪初几乎100%依靠石油收入下降到了当前的60%。

 

上一篇:产融协同呵护大豆产业 让中国碗盛满中国粮
下一篇:多因素压制债市情绪 现券期货延续弱势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