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卡塔尔“退群”OPEC
2018-12-05 06:30:00   来源/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綦 宇   评论:0


当地时间12月3日,卡塔尔正式宣布退出欧佩克,将今后的战略转向天然气开发和增产。当天,卡塔尔能源国务大臣萨阿德·卡阿比透露,该决定反映出卡塔尔将精力集中于天然气开发和增产计划的愿望,未来数年内该国计划将天然气年产量从7700万吨提升至1.1亿吨。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是自欧佩克成立以来首次有国家宣布退出该组织;同时,作为海合会的成员,卡塔尔的退出,也标志着海湾产油国家之间的分歧已经达到了“难以调和”的程度。

这给还剩两天就要决定减产事宜的欧佩克会议蒙上了一层阴影。尽管卡塔尔在欧佩克中的原油产量占比非常小,但仍然让市场怀疑,欧佩克是否能像两年前一样达成减产的共识,并有效落实。

欧佩克内部的斗争复杂,外加卡舒吉遇害事件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不断施压,让沙特的处境变得有点“内外交困”。这时,俄罗斯伸来了橄榄枝,在近日的G20会议上,欧佩克得到了俄罗斯在政治上的支持和在减产上的承诺。

于是,能否达成协议,能否在各国的博弈中扭转近十年来油价单月的最大跌幅,国际石油政治版图的势力又将如何变化,全球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两天后要举行的欧佩克会议上。

沙特的困局

四年前,沙特能源负责人阿尔·纳伊米为了捍卫欧佩克的市场份额,野心勃勃地发起了针对非欧佩克产油国的“原油价格战”。原油价格一落千丈,远超欧佩克国家可承受的范围,一度跌至27美元/桶的低位。

之后,能源部长阿尔·纳伊米被取代,欧佩克开始认真考虑减产,并在两年前达成了一份分工明确的减产协议,得到了良好的执行。

然而,不断扩产的美国页岩油,不仅抢夺了石油输出国们的市场,还把国际油价再度打压到了50美元/桶。

而全部欧佩克产油国家至今还在坚持着减产后的产油计划,伊朗、委内瑞拉的产量缩减,甚至远大于减产的要求。沙特在这两个月的产量回升,只不过是想要填补上述两国减产的空缺,恢复到了该国正常的生产水平,国际油价就已经不堪重负,创下了近十年来的单月降幅纪录。

不难理解卡塔尔对欧佩克的强烈抱怨,就连沙特自己也在重新考虑欧佩克在全球市场上的定位。之前,有消息表示,沙特正在研究是否解散欧佩克。由于海湾国家内部出现严重分歧,欧佩克正在全球原油市场上展现出越来越多的“无力”。

“卡舒吉遇害事件”的出现,更是给这种无力雪上加霜:沙特在该事件后,几乎完全听从特朗普在推特上的施压,频频增产,和上一轮油价下跌时的表现完全判若两人。

“沙特这次能不能推动减产,很大程度上要看美国的脸色,如果特朗普还是不满意现在油价的水平,那么沙特减产的意愿很可能受美国影响。”12月4日,一位央企原油市场分析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然而,沙特得到了俄罗斯的支持。在上一轮减产之前,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国家几乎从未在产量方面达成过一致,但自那之后,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良好关系得以保持。

同时,低油价水平下,俄罗斯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油价一旦再度下降,对于该国的经济也是一个危机。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一个月前俄罗斯还坚称不减产,现在已经承诺沙特会给予减产方面的支持。

内部诉求不一

上一轮减产时,欧佩克各国表态活跃,纷纷站出来对于当时的油价水平发表意见。

一方面,这是因为在上一轮减产之前,几乎所有欧佩克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产量过剩。也是因此,除了利比亚、伊朗这种遭遇过制裁的国家以外,几乎所有国家都分配到了减产的份额,并加以严格执行。

市场也有良好的反馈,油价从决定减产时的50美元/桶以内,一路冲上了今年10月接近80美元/桶的高位,若不是之后伊朗制裁豁免、需求疲软等因素,油价甚至有可能在今年内冲击上百美元/桶的高位。

但是,在10月至今的这一轮油价下跌中,几乎少有欧佩克国家站出来发表自己的声音,这让市场认为,这一次欧佩克会议的预判难度远超以往。

首先,阻力来自于不断增产的伊拉克。上个月,该国恢复了北部的原油管道的输送,并且正在寻求扩张其南部产区的产量。上述市场分析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伊拉克的产量有望获得大幅上升。

其次,来自于刚刚受到美国制裁的伊朗。数据显示,11月份伊朗的原油产量再度下降,降至309万桶/日,同时只有中印两国在上个月有进口该国原油。但在其他一些国家获得豁免后,该国的原油出口很可能会上升。

支持的声音方面,委内瑞拉在不断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动乱之后,原油产量一降再降,该国的经济几乎只依靠原油的出口维持,委内瑞拉在两天后的会议上,完全有理由强烈呼吁欧佩克再度减产,以弥补国内财政的亏空。

上述分析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同国家的态度,导致此轮会议能否达成一致扑朔迷离,其关键还在于减产幅度的商讨。“目前有预计减产100万桶/日,也有预计140万桶/日。”他说。

但按照上述市场分析人士供职的公司,以及国际能源署的预计,目前全球原油市场的供应过剩大概在150万桶/日,一旦减产小于这个幅度,能起到多大的效果有待观察。

更严重的后果,是在各国的博弈下,依然存在减产协议最终流产的可能性。“目前全球市场的注意力都在这里,但是仍然有一个小概率事件,就是什么协议都没达成。”上述市场分析人士说,“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原油市场或许还会有一轮崩盘,考验着所有参与这个市场的国家。”
 

上一篇:新湖期货:以服务产业链为核心 五大平台齐发力
下一篇:原油价格迎来喘息之机 OPEC减产分歧削弱机构买涨动力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