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建立期货虚拟工厂 企业实现灵活经营
2018-07-11 06:14:08   来源/作者:期货日报 谭亚敏   评论:0


在调结构、转变增长模式的经济新常态下,硅铁行业一直处于一个进入门槛较低,小、散、乱的局面。绝大多数硅铁企业属于民营企业,小而散,产能的扩张和缩减无序,在价格上涨过程中,产能扩得快、增得快。由于下游企业钢厂在定价权上处于绝对优势地位,铁合金企业的生存模式随着行业饱和及宏观经济下滑风险面临着严峻考验。而青海中力硅业股份有限公司较早地认识到这一潜在风险,大力支持发展期货业务,充分利用轻资产、高流动性特点,与现货经营优势互补、搭配运营,有力保障了企业稳健发展。   

1、行业“冰川”已解冻


众所周知,硅铁的生产原料是硅石,实际就是一种“石头”,原料的成本不高,主要成本是在电费上,生产一吨硅铁需要耗费7800度—8000度电。生产环节的工艺并不是特别复杂,由于进入门槛不高,导致其产能一直处于过剩状态,这是行业的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是国有资本介入少,绝大多数属于民营资本,且小而散,导致产能的扩张和缩减处于一个无序状态。在价格上涨过程中,产能扩得快、增得快。第三个特点是下游企业钢厂在定价权上处于绝对优势地位。硅铁和硅锰在钢铁产业链中被称为炼钢的味精(冶炼1吨钢大约需要14公斤硅锰),硅铁目前是国内大宗商品中为数不多的需要上游送货上门的品种,并且钢厂对铁合金厂的结算,主要以承兑汇票为主,而且即使承兑汇票,也是延期支付。

“由于上述三个特点,硅铁行业发展一直面临双重压力,不但要应对外部来自下游的挑战,同样要面对来自行业内部产能扩张的挑战。2016年以前,硅铁的价格已经连续下跌了很多年,行业也经历了幅度最大的一轮洗牌。硅铁期货上市的时间是2014年8月8日,这个时间点恰好处在现货市场价格下跌过程中,也是行业的洗牌过程。”青海中力硅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力硅业)总经理吴海波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据了解,不少企业在这轮洗牌中已淘汰出局,2014—2015年是铁合金行业最艰难的两年,价格一路下跌,企业从盈利转为亏损,行业洗牌力度加大,特别是2015年12月,整个硅铁和硅锰企业的开机率为历史低位,产量严重下滑,市场几乎无货可寻。主营业务失血不止,整个行业步入“冰川期”。吴海波说,在此期间,企业开始关注铁合金期货,并且结合企业现状,走上产融结合的道路。
   
铁合金期货上市以来,经历了一个较长时间的蛰伏期。中力硅业从2014年硅铁期货调研开始,就一直参与其中,据吴海波介绍,中力硅业是第一批开户参与硅铁期货的生产加工企业。在刚开始的参与中,中力硅业对“远期”卖货产生了浓厚兴趣,这是企业对期货市场最初的认识,中力硅业是把期货市场当成了另一个销售市场。
   
“而随着对硅铁期货更深的参与,中力硅业进一步认识到企业参与期货市场是为了转移和规避自身现货经营的风险,对期货杠杆有了切身并且直观的感受。”吴海波表示,中力硅业在硅铁期货成交低迷时,宁可不做让账户休眠,也不做其他品种。企业的生产经营本来就承担着巨大的价格风险,尤其是硅铁市场,连续多年的萎靡使得价格连续下跌,行业正处在一个洗牌期,企业连自身的经营风险都转移不出去,做其他不懂的品种更是自寻绝路。
   
在华信期货兰州营业部总经理葛振栋看来,规避风险做对冲的时候,不能只看绝对价格,更要关注市场大环境和价格的大趋势。套期保值,不是一定要等到有利润的价格再来卖,也不是一定要交货。铁合金期货刚上市时,给出了为数不多的正向市场卖出套保机会。中力硅业参与的数量并不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期现倒挂的局面一直维持,企业也就一直观望。
   
“当时我的想法是,期货价格比现货价格还低,怎么能在期货市场上卖呢?可是随着2015年整年的下跌,我们逐步意识到期现倒挂是一种常态,不可以把期货市场简单理解为一个销售市场,对企业而言,它是一个风险对冲市场。现货市场的经营风险、价格风险,应该通过期货市场对冲出去,应该利用期货市场做空机制来缩小现货跌价带来的损失。”吴海波认为,套不套保跟趋势有关系,跟绝对价格没有必然的关系。当企业面临价格下跌风险的时候,第一时间是找个市场把这个下跌风险对冲出去,而不是非要等一个比现货价高或者差不多的期价,把期货市场当作完全的现货销售市场。、


2、运用铁合金期货日趋成熟

2017年春节过后,硅铁期货迎来了一波幅度不小的上涨,虽然维持时间不长,且很快就跌回原形,但是,从上涨开始前钢厂和贸易商的到处寻货,到价格上涨之后产能恢复的情况来看,由于受硅铁价格连年下跌影响,价格上涨之后产能恢复相当谨慎,供应整体偏紧的格局并没有出现实质性改变,市场传导给企业的压力越来越大。

吴海波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整个6月和7月,中力硅业均是满负荷生产,当月订单早早排满,但是采购商询价不断。怎么办呢?如果扩大生产,采购设备再点火,周期太长,面临的风险比停产企业复产的风险还大,在此情况下,扩大生产不如租用已经停产的产能,而租用已停产的产能不如在期货市场上买货,在反反复复的对比下,中力硅业决定在期货市场上采购,以满足订单需求。
   
吴海波介绍,当时企业内部商讨了几种策略。策略一:扩大生产。但是,周期太长,并且由于硅铁整体产能严重过剩,一旦价格回到下跌周期,新增产能的花费又相当于白扔了,因此这是下策。策略二:租用停产企业的设备。这是行业内比较流行的做法,你经营不善我来经营,一直以来租厂的情况也不少见。但是,受中力硅业人力资源限制,经营和管理人员人数有限,特别是租厂之后,原料采购、电费安排、人员工资的安排都需要付出大量的财务成本,需要现金周转,不容易落实。策略三:在期货市场采购,既然期货市场可以交割,就能采购到实物,就能变相满足“生产”的需求。
   
“当时,中力硅业内部争论很大。毕竟期货对于大西北的企业来说是个新生事物。企业到底能不能从期货上建立库存,到底能不能采购到现货,到底能不能和下游放大订单签死合同(签了订单就必须供货)。”吴海波说,如果交割,需要准备资金以及价格波动不利时需要准备保证金,对此企业和会员单位进行了反复沟通,也进行了反复测算。最终在和下游不放大订单签死供货合同原则下,决定接货后走贸易渠道。入市采购的意见占了上风,中力硅业高层认为这是满足额外采购订单的最安全的办法。
   
吴海波介绍,入市采购、建立近月虚拟库存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期现价格倒挂,期货价格低于现货价格。于是在7月底8月初,企业根据订单需求,在主力合约建立了大约2000吨虚拟库存,以补充满足8月和9月订单以外的询盘需求。8月上半月,硅铁期货经历了上市以来最为凌厉的上涨走势,和春节后出现的低价相比,期货价格涨幅接近翻番。但是对比同时期的现货价格,期价的上涨幅度仍然相对保守。在价格整体上涨的上半年(除了3月初,硅铁出现过时间不长的正向市场,期价高于现价),大多数时间都是现货价高于期价,尤其是最疯狂的8月,基差一度达到1400元/吨(基差=现货价格-期货价格),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这一轮上涨完全是由基本面供应相对短缺造成的,完全是现货引领期货,现货价引领期价,期价属于被动跟涨。
   
在期现价格同时上涨的情况下,中力硅业取得了很大的浮盈。随着交割月的临近,期价逐步向现货价靠拢,但是由于现货价格一直高于期价,卖出保值的空头无人愿意注册仓单(期价一直低于现货价),所以临近交割日,多空出现了对峙局面。由于企业原来建立虚拟库存的思路就是要从期货市场交割采购现货,但中力硅业发现货还没有采购也还没有销售就已经赚取了丰厚的利润,在交易所控制风险以及交割还需要支付一定成本的情况下,其选择获利退出,平仓了结。
   
1709合约交割结束后,中力硅业对过去两个月的操作进行了总结。8月上旬,现货市场价格的上涨速度和幅度远远大于期价,这从基差的一路拉大就能看得出来,现货市场价格甚至出现过一天1000元/吨的涨幅,对于有涨跌停板限制的期价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但是,在市场疯狂过后,现货价格下跌同样来得很快,9月初,现货价一口气跌回到上涨前的位置,如果采用新扩产能或者租用其他企业设备的办法,企业在这波行情中将面临巨大风险。“在现货资源紧缺供应偏紧,而新扩产能和租用产能这种远水不解近渴的情况下,在期货市场建立一定数量的虚拟库存,是一种风险相对较小的扩大经营的办法。”吴海波深有体会地说。

上一篇:铁合金市场波动加剧
下一篇:原油、钢铁拉动工业品价格上升 6月PPI创半年新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