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鸡蛋企业“妙用”金融工具化解市场风险
2018-07-11 05:55:31   来源/作者:期货日报 吕双梅   评论:0


近年来,我国农业农村发展不断迈上新台阶,加快农村金融创新,深入推进农产品期货、期权市场建设,积极引导涉农企业利用期货、期权管理市场风险,已成为农业和农产品市场发展的迫切需求。就鸡蛋产业而言,现货价格大幅波动的背后,鸡蛋产业链正经历着什么变化?蛋鸡养殖企业如何规避风险,才能在市场剧烈波动中健康发展?7月2日到6日,期货日报记者跟随大商所调研团队,走访了四川、山西、上海等地的蛋鸡养殖及鸡蛋加工企业,对鸡蛋产业链进行了调研,详细了解了企业当前的生产经营及利用期货、场外期权等金融衍生工具的情况。

A、上游——蛋鸡养殖企业“痛苦挣扎”

四川省绿科禽业有限公司(下称四川绿科)是四川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是集蛋鸡产品产、供、加、销于一体的大型股份制企业,其公司总经理张颖从事养鸡行业二十载。

据张颖介绍,鸡蛋产业发展经历了几个阶段,上世纪80年代,蛋鸡主要是靠小规模养殖户来供给市场需求,那个阶段物质匮乏,蛋鸡养殖也是刚刚起步,养殖利润很可观;上世纪90年代,国家倡导“专业户”,使得小规模养殖户遍地开花,随着社会财富的增长,对鸡蛋的需求也急剧上升,当时养鸡是暴利;2000年以后,随着外来资本的进入,市场开始追求养殖的科学化和规模化,到了2012年,整个蛋鸡养殖行业产能开始表现出过剩的状态。
   
“目前根据蛋鸡养殖规模可以将养殖户和养殖企业大概分三个不同的层级,一是超大型的规模化鸡场;二是中型的规模化鸡场;三是小规模养殖户。”张颖说,现在养殖两三千只鸡的养殖户几乎没有了,小规模养殖户都定位在1万只左右,占比约60%;中型规模化鸡场的养殖规模在10万只到20万只之间,占比约20%;养殖规模为50万只以上的大型鸡场占比约20%。大型规模化养鸡场群体数量小,但承担了较大的养殖量。从2015年年底开始,整个蛋鸡养殖产业均处于亏损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蛋鸡养殖的规模化程度却越来越高。
   
山西晋龙养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山西晋龙)总裁杨学勤同样表示,现在一两千只鸡的养殖户在减少,1万只鸡以上的养殖户数量在增加,有一部分管理不好的养殖户,由于亏损被市场淘汰,而管理好的养殖户,养殖规模逐步扩大,从三五千只鸡扩张到养殖1万多只鸡。由于小户退出,大户发展壮大,养殖户的数量在逐步下降。
   
创建于1988年的山西晋龙集团位于山西省稷山县,拥有6个蛋鸡养殖公司,是一个集饲料生产、蛋鸡养殖、蛋品加工于一体的纵向一条龙企业。2017年3月24日,集团下属的山西晋龙养殖股份有限公司被大商所设为鸡蛋非基准交割厂库。
   
“在养殖板块,我们共有6个养殖场,现在的存栏量是800万只蛋鸡,其中在产蛋鸡600万只。”杨学勤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未来蛋鸡养殖只能靠良好的管理保持微盈利的状态,去年1—7月份行业严重亏损,8月份开始收支基本持平或者略有盈利,今年3月份至今,行业基本处于盈亏平衡状态。
   
杨学勤认为,今年7月下旬开始鸡蛋价格可能会小幅上涨,年底会更高一点,大概会在4元/斤左右。“基本上每年都是这个规律,上半年价格低,下半年价格高,蛋鸡养殖利润不高,明年应该仍是微利,而且微利状态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张颖与杨学勤有着相似的感受。“近10年来,我明显感到整个行业利润都处在盈亏平衡点附近。”张颖说,从事这个群体的人缺少其他技能,单纯依靠养鸡,所以有盈利便开始释放产能,产能增加后行业利润便会回落,这使得鸡蛋价格长期在企业盈亏平衡点附近振荡。
   
近期,蛋鸡养殖企业开始担心中美贸易战可能对产业发展产生影响。张颖表示,中美贸易战对整个畜禽养殖都将带来较大的打击。中国大豆84%依靠进口,而大豆压榨的产品——豆粕又是畜禽养殖的主要原料,所以今年大豆市场表现的不稳定性和未来预期的不确定性导致养殖企业生产成本增加。“现在每斤鸡蛋养殖成本较去年约增长4毛钱,增幅约15%。”
   
张颖告诉记者,今年国内玉米价格出现上升态势,因为中美贸易战,豆粕价格也出现上涨,而养殖企业在未来一段时间的产能已经确定,虽然养殖成本上升,但鸡蛋价格却可能出现下跌,企业亏损可能会很严重,这是个“痛苦挣扎”的过程。


B、下游——鸡蛋加工企业被市场“牵着鼻子走”

苏州欧福蛋业(下称欧福蛋业)是此次调研的一家蛋品加工企业。据了解,欧福蛋业是丹麦著名蛋制品集团SANOVO EGG GROUP在中国的成员企业。

“我们公司主要做蛋品加工,产品包括蛋液、蛋粉、预制蛋制品和功能性蛋制品等。”欧福蛋业采购总监韩太鑫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欧福蛋业的主要原料为鲜鸡蛋,现有用量平均每月4000吨左右,由于外资公司在国内从事农产品生产、销售面临一些制约,公司不适合自己建设蛋鸡养殖场,目前主要供应模式为协议养殖场合作供应,随行就市定价,因此会面临鸡蛋价格变动频繁导致某一时段采购成本过高的问题。
   
“我们加工企业希望鸡蛋价格在基准线上小幅波动。” 韩太鑫举例说,去年上半年鸡蛋价格很低,从表面上看加工企业买到了低价鸡蛋,但是企业的客户也看到了下降的鸡蛋价格,企业产品的销售价格也会降低。这些产品的售价一旦降下来,加工企业后期再要求加价就比较麻烦,特别是下半年蛋价快速反弹,而下游加工产品的价格却很难立刻上调。可以说,去年大幅波动的市场行情对整个行业都产生了非常大的“杀伤”。他认为,去年下半年鸡蛋价格大幅反弹,又刺激了养殖户的补栏热情,使得当时鸡苗价格上涨到三四块钱一只。“我们很担心明年鸡蛋价格又会迎来一波低价潮。”
   
对于中美贸易战,韩太鑫认为短期内对鸡蛋加工企业的影响还不明显,因为鸡蛋价格是市场供需形成的,与蛋鸡存栏量的高低关系密切,短期内鸡蛋产能是稳定的,即使养殖成本上升,养殖户亏钱也仍然需要根据市场供需情况定价卖蛋。“中美贸易战虽然提高了豆粕、玉米的成本,但至少在一年以内对鸡蛋售价的影响不会有太大的冲击。长期看,可能会推高国内鸡蛋的价格。”

上一篇:王忠民:救股市债市四大法宝:期货、垃圾债、优先股、破产保护
下一篇:黄金 避险需求提升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