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借势原油 黄金踩美元上位
2018-01-12 06:43:59   来源/作者:中国证券报 王朱莹   评论:0


  2017年年中以来,美元、原油和黄金这三类资产便在一张棋盘上展开了厮杀。结果是“商品之王”原油大胜,创2014年12月中旬以来新高;美元跌入谷底,一度创2015年1月中旬以来新低;黄金则坐收渔翁之利,也斩获不少涨幅,创2017年9月15日以来新高。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美联储加息缩表周期带动的利率上涨压制黄金,而避险需求以及原油上涨、经济复苏带动的通胀回暖对黄金有明显的支撑作用,在敏感时间点两者平衡被打破,则对金价有较大的刺激作用,总体上黄金或仍然处于宽幅震荡。 

  外汇场上硝烟起 

  1月10日晚间,日本意外减少购债规模,令市场对于日本将缩减量化宽松的预期升温,导致美元兑日元汇率跌至1个半月以来低点,美元指数则重挫0.6%,创一个月以来最大跌幅,黄金则在消息落地后大幅上扬,此后回吐部分涨幅。 

  COMEX黄金自2017年12月12日最低下探1238.3美元/盎司之后,便展开了强劲的反弹行情,截至1月11日记者截稿,累计涨幅已逾6%。1月10日最高上探至1328.6美元/盎司,创下2017年9月15日以来新高。 

  美元指数在2016年岁末2017年年初之际摸高至103.8222点之后便开启了漫长的下跌通道,最低在2017年9月8日探至91.0087点之后,出现过一轮为时约2个月的反弹,但很快再度进入下跌模式。2018年年初再度探至91点一线的低位。 

  中大期货分析师赵晓君指出,随着美元在2017年的弱势格局,央行增持美债以对冲贬值风险,而随着全球央行退出宽松,美联储先行开启缩表,美债长短端都逐步上行。同时特朗普税改导致赤字压力也将对美元形成冲击,在美元和美债吸引力都开始减弱的情况下,中国央行对于外汇储备多样化的传言导致美元短线承压。 

  弱美元提振黄金身价 

  “回顾历史,历次美国减税后,债务的增加也都导致美元出现贬值。”宝城期货分析师曹峥表示。 

  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评估,税改法案将在未来10年增加近1.5万亿美元的赤字。1980年代以来,美国主要推行过减税的有里根和小布什,而其减税均伴随发生了明显的财政赤字和债务比重增加。对特朗普来说,雪上加霜的是,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的“历史包袱”,他面临着更大的政府赤字和债务掣肘。2008年美国政府以债务规模大幅增加为代价应对危机,联邦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从56%大幅飙升至2017年的104%。作为对比,里根和小布什减税时期的债务比重仅有30%-40%的水平。 

  “尽管美联储持续加息并开始缩表,但债券期限结构扁平化暗含对未来经济预期疲软使得美元继续运行在‘卖事实’的路径上,同时特朗普税改导致赤字压力也将对美元形成冲击,财政部发债融资的压力必然需要弱势美元的配合。全球发达国家开始相继退出宽松,也使得与美债的利差缩减提振非美货币打压美元,美元仍将弱势运行是大概率,直至期限结构扁平化触发风险刺激避险需求。”赵晓君表示。 

  “美元与黄金天然呈负相关关系,弱势美元对应着强势的金价。一般认为,黄金和美国政府债务有着很强的正相关关系。债务越多,货币价值越低,黄金的价值就越高。另外,美国国债还牵涉到美国主权评级,债务比重越高,主权评级越有可能调低,黄金价格也就越强势。”曹峥说。 

  “三国杀”下黄金坎坷路 

  目前贵金属市场正在紧缩与通胀之间掰手腕:一方面是西方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进入收缩周期,一方面则是原油价格走高带来的通胀预期。 

  2017年6月22日至2018年1月11日,NYMEX原油反弹势头更甚于黄金,自最低42.26美元/桶最高涨至1月11日的63.72美元/桶,累计涨幅高达49.78%,创2014年12月中旬以来新高。 

  “原油在四季度持续上涨带动了通胀预期的回升,而美联储加息落地后黄金自9月底的下跌告一段落充分反应了2018年的加息预期,此消彼长打压实际利率,带动黄金上涨。”赵晓君指出。 

  赵晓君认为,美联储货币政策紧缩的预期与原油带动的通胀预期之间的速率是影响目前黄金的关键因素。美债长短端开始向上冲击逐步反应通胀预期,同时原油也处于上行格局,赤字压力以及美债供需逆转的预期可能会触发美债收益率进一步上行,将对黄金的冲击更大。 

  中银国际期货研究部肖银莉表示,市场投资者目前关注的焦点是周五公布的美国通胀数据,以寻找美联储可能加息的线索。黄金目前上涨的动能减弱,受获利回吐的压力有小幅回落的可能性,可以在1300美元/盎司附近择机做多。 

  曹峥指出,由波动率回归引发的避险也不可忽视。与美股连创新高带给市场火热氛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波动率市场呈现出的一潭死水般的低迷状态。股市波动率与债市波动率被死死按在历史的“地板价”上。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低波动率通常先于市场崩盘而来。一旦市场在低波动环境中过久,一些轻微的风险事件就可能成为情势急转而下的导火索。黄金既然能在2017年的极低波动率中稳住阵脚,那么2018年一旦波动率走升,黄金的表现显然更值得期待。 

  不过,赵晓君认为,黄金仍然处于宽幅震荡,美联储加息缩表周期带动的收益率上行压制黄金,而避险需求以及原油上涨、经济复苏带动的通胀回暖对黄金有明显的支撑作用,在敏感时间点两者平衡被打破则对金价有较大的刺激作用。 

  从中长期看,国投安信期货分析师郭秋影认为,美欧就业和经济数据继续向好,从中长期趋势上看,全球货币回到正常化的大趋势越来越明显,随着货币信用的回归,贵金属信用对冲的作用降低,金价在中长期内都将受到压制。
 

上一篇:多家煤企下调动力煤价格
下一篇:钢价持续下跌 冬储时机将至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