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商品基金遇清盘潮
2015-08-17 07:44:10   来源/作者:国际金融报 张竞怡   评论:0


  商品基金这样的管理期货业务随着期货资管业务的发展,越来越为投资者所熟悉。但是商品基金的生存环境并不乐观。今年6月份之前,商品基金被股市分流很大一部分资金,投资者的注意力渐离商品市场,再加上从2013年商品开启熊市之旅,投资者对商品基金的热情大幅降低了。
 
 
  如果投资者在2011年1月份,将1美元投资到商品对冲基金,根据Newedge大宗商品交易指数显示的商品基金收益情况推算,到今年6月底就只剩下93美分。
 
  如果投资者将这1美元投资到标普500指数,包括股息在内回报率则为80%。
 
  今年7月,随着全球大宗商品跌至2008年金融危机水平,各大商品对冲基金均遭遇巨亏,新一轮商品基金清盘正愈演愈烈。
 
  亏损倒闭潮
 
  近日,因投资者赎回,全球最大谷物交易商美国嘉吉公司Cargill Inc.旗下Black River资产管理公司关闭了旗下的商品基金。
 
  遭遇持续赎回的还有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LP的Vermillion资产管理公司。
 
  据外媒报道,Vermillion旗下的旗舰基金资产规模已从此前近20亿美元缩水至不到5000万美元,而且该基金的联合创始人Christopher Nygaard和Drew Gilbert已经离开公司。
 
  Vermillion在2012年被私募巨头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收购。 2014年,该基金亏损23%,凯雷集团的联合创始人David Rubenstein和William Conway向该基金投入3000万美元的个人资金,但2015年仍无起色。
 
  此前伦敦的资管公司Armajaro也宣布关闭4.5亿美元的商品基金。该基金今年上半年亏损了11%。
 
  知名基金的清盘倒闭、基金经理的离职足以表明大宗商品基金陷入了困境。
 
  Newedge大宗商品交易指数显示,今年上半年追踪原材料的对冲基金平均都出现了亏损。Newedge指数显示,这些基金经理们在过去4年中的大多数时候都亏了客户的钱。
 
  这并不是第一次商品基金出现集中清盘,早在2012年、2013年,商品基金已经出现了这种现象,
 
  2013年9月,全球最大商品对冲基金之一Clive Capital因亏损关闭。
 
  Clive Capital致信投资者称,经济需求与商品供应的周期让我们过去能拥有强劲的回报,我们认为,此刻这些周期里的适合机会有限。信中还透露,该基金的“定向的、长期波动性方式”不适合,无法产生过去实现的回报成绩。
 
  早在2009年底,Clive Capital就开始拒绝新投资者加入,希望在相对较小的商品市场保持灵活性,但此后三年该基金的业绩仍然一蹶不振。2011年亏损9.92%,2012年是8.81%。2013年前9个月,该基金已亏损4.8%。
 
  同一时间,另一家规模较大的商品对冲基金Arbalet Capital也宣布关门大吉。
 
  2012年4月,商品对冲基金BlueGold Capital也就因亏损被迫清盘,当时该基金投资组合报亏26%。
 
  商品基金的惨状与其曾经的辉煌形成鲜明的对比。
 
  本世纪初随着商品超级周期的开启,商品基金每年都能录得两位数的回报,Newedge指数从1999年到2008年的顶峰涨了近6倍。经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暴跌,商品基金在2009年和2010年依然有不错的表现。
 
  Clive Capital于2007年底在伦敦成立,成立之初,这家基金也曾风光一时,2008年回报率逾44%,2009年为17%,2010年,回报率达到了19.75%。
 
  而2008年和2009年,BlueGold Capital曾分别创出回报率209%和55%的佳绩。
 
  但随后的2011年开始,商品价格不断走低,商品基金利润出现普遍下滑,清盘潮不断。
 
  大佬也失手
 
  商品基金的颓势开始于2011年,基金投资绩效连年低迷,与此一致的是,商品市场自2011年以来就陷入空头市场。
 
  目前,商品空头格局还没有结束。
 
  标普商品指数S&P GSCI commodity index过去一年下挫42%。
 
  彭博大宗商品指数过去一年跌幅达29%,其追踪的22个商品中有18种资产价格跌幅都达到或者超过了20%,进入技术性熊市。这一数据与2008年10月相同。在上述22种原材料当中,仅有玉米、天然气、小麦和活牛由于糟糕的天气和供应问题而尚未进入熊市。
 
  刚刚过去的2015年7月,彭博大宗商品指数甚至跌至13年最低水平,追踪19种商品表现的路透核心大宗商品CRB指数触及2003年来最低水准。
 
  Agecroft Partners LLC的高层Donald Steinbrugge称,没有人想去接掉下来的刀子,市场对商品基金的需求非常弱。
 
  商品市场是残酷的,基金经理不但要预判涨跌方向,也要算准方向持续的时间。
 
  7月油价创出2008年以来最大跌幅,进入8月,油价下滑的趋势并未改善,布油出现自2015年1月以来首次下跌至每桶50美元下方,WTI油价跌至每桶45美元,创3月以来新低。
 
  让两位顶尖大宗商品交易员在此轮跌势会持续多久的问题上产生了意见分歧。
 
  过去一年操盘业绩名列前茅的基金经理Pierre Andurand在7月24日给客户的信函中表示,油价恐怕要等到2017年才会出现明显回升。
 
  而著名石油市场交易员,商品对冲基金Astenbeck Capital Management总裁Andy Hall则越来越坚信市场出了问题,并在8月3日的信中说,原油供应过剩状况久无改观之言有夸大其词之嫌。
 
  现年64岁的Andy Hall曾是花旗明星交易员。他在2008年极少数准确预测了油价上涨和最终崩盘时机的交易者。在2009年,他通过做多远月原油期货,个人获得高达1亿美元的奖金。
 
  2014年9月,Andy Hall也曾预计页岩气繁荣景象的消失速度将快于大部分分析师预期,最终在5年或不到5年时间内,推动原油价格稳步涨至每桶150美元。
 
  他表示,“最简单的原因是目前原油开采者已经在许多最佳区域开采,预计今年页岩气的增长将开始缓和,2016年美国的产出将触顶。一旦这些地区开采殆尽,开创者将不得不移至更边缘地区,因此生产力将下滑。”他也并不看好页岩气技术在全球其他地区的应用,声称其他地方面临政治、环境和科技障碍。他的交易手法也没有改变,依然买入在几年后才交割的远期原油期货合约。
 
  2015年3月,Hall在给客户的信中重提了他看涨油价的观点,他声称低价格本身就是挽救低价格的最好方法。他指出,惟一的问题是,这些低价格生效需多长时间。他们认为速度可能快于大部分人的预期。
 
  到目前为止,Andurand的看法是对的。据知情人士透露,他所管理的Andurand Capital Management旗下一只主要基金7月份上涨3.5%,年内涨幅由此扩大到了4.8%。此外,Andurand在2014年因为押注油价会下跌而取得了38%的回报率。  
 
  而Hall所管理的Astenbeck Capital Management旗下一只以石油为主要投资标的的基金上个月重挫了17%。
 
  “对于大多数大宗商品和任何投资它们的人来说,上个月的市场都是残酷的。”Andy Hall在致投资者信中如此表示。他低估了页岩技术对油价的影响,未能成功预见到石油市场的突然转变。
 
  分歧不单单存在于原油期货品种,铜期货也一样。
 
  LME交易商持仓报告(LME's Commitments of Traders Report)显示,至8月7日,管理基金削减铜净空头仓位至1501手,前一周为5249手。美国官方数据显示,截至8月4日,投资者持有铜期货和期权的净空头合约数量为33547手,创2013年4月以来新高。
 
  Agecroft Partners LLC.的主管合伙人Donald Steinbrugge表示,“虽然对冲基金旨在牛熊市时都能盈利,但是基金经理倾向于押注价格上涨,这就造成在今年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中非常脆弱。”
 
  一位全球宏观对冲基金经理付林(化名)告诉记者:“虽然对冲基金可以做空,也有很多做空的策略,但是人们还是习惯用多头思维,真正会做空,做得好的机构并不多。而且今年经济形势较为复杂,年初俄罗斯卢布大反弹,希腊债务危机,中国股市持续调整等都给大宗商品市场带来了很多意外。”
 
  值得注意的是,彭博大宗商品指数的60天历史波动率攀升至4月以来最高,波动率加剧增加了判断的难度。
 
  无论什么原因造成的收益下滑,投资者都是不乐意的,巨额亏损令Hall所管理的基金资产规模在短短一个月内大幅缩减5亿美元,当前约为28亿美元。付林介绍,一般触发基金清盘条件有两种情况:一是投资者赎回份额较多,基金资金规模触及约定下限;二是收益亏损,基金净值触及约定清盘线,而收益情况与资金规模也是息息相关的,因此有时候两因素叠加,清盘概率大大提高了。
 
  根据EPFRGlobal的数据,2015年第二季度,投资者们从大宗商品基金中撤资额达到11亿美元左右。Hedge Fund Research Ltd的数据也显示,专注大宗商品的对冲基金所管理的资金总额目前为240亿美元,低于三年前的高点15%。
 
  缩减投商比例
 
  不只海外基金撤出商品市场,中国商品基金也在缩减大宗商品市场的资金配比。
 
  上海领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段世华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确实,今年商品市场交易非常难做。中国宏观经济增速放缓,月度经济数据屡创新低,没有做多的理由。但是商品此前跌势凶猛,很多品种创出5年来新低,继续做空,风险也越来越大。”
 
  记者了解到,今年年初,不少基金参与了铜价做空。
 
  但路透社此前援引消息人士称,管理着逾100亿元人民币的浙江敦和投资自7月初以来实际上已经暂停金属交易。上海混沌投资也在过去3周减少了与铜等金属,以及石化产品有关的交易。
 
  该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同样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撤出正是基于铜价越来越低,做空的风险也越来越大的考虑。
 
  一家私募期货投资基金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期货公司都在研发商品基金产品,但是成功的基金并不多,多数基金策略上采用保守、低风险的套利策略,收益一般,但较稳定。较为激进的高收益高风险策略用得较少。私募期货投资基金操作较为灵活,收益较高,面向高净值客户,不过期货投资仅为他们资产配置中另类资产配置的一部分,占比较小。”
 
  上述私募期货投资基金负责人指出:“商品基金这样的管理期货业务随着期货资管业务的发展,越来越为投资者所熟悉。但是商品基金的生存环境并不乐观。今年6月份之前,商品基金被股市分流很大一部分资金,投资者的注意力并不在商品市场,再加上从2013年商品开启熊市之旅,投资者对商品基金的热情大幅降低了。”
 
  他指出,由于商品基金的局限性,基金已经开始尝试一些其他类别的投资,如金融期货。“其实今年股指是一个挺好的交易品种,但是我们最近新成立的一个产品正在申请股指期货交易编码,虽然股指期货开户流程不变,但是申请提交已经两周,中金所还未批下来,导致我们的产品发行计划只能搁浅。而且并不是只有我们一家出现这样的情况,其他投资公司也有类似情况。”
 
  他还透露,由于可操作的期货品种有限,该私募期货正向股权投资转型。“2014年商品投资在我们投资组合中占比30%,今年上半年商品投资比例已经降至10%。我们已经开始吸纳PE、VC项目,未来应该会开辟出一块新业务。”他指出。
 
  段世华指出:“我们也有PE、VC这块业务。未来资金配置可以考虑,30%在商品市场,做一些震荡市中的高抛低吸,30%在固定收益市场,如果宏观经济情况不佳,这部分资金还可以加码,30%在股权投资,10%可以做房地产投资,但是仅限一线城市较好地段。”
 
  记者发现,国内很多商品基金并不是存粹投资商品市场的,管理基金的投资公司业务非常多元化,如浙江敦和投资就介绍自己业务格局分为股权投资、金融投资和大宗商品贸易三块,齐头并进。业务模式包含创业投资(VC)、私人股权投资(PE)与市值管理(MVM)等。
 
  商品基金的地位被边缘化,但是也有机构在低迷之时进入市场。根据外媒报道,高频交易巨头Virtu Financial日前表示,该公司已经开始在中国进行大宗商品交易,但还计划把交易范围扩大至所有期货和股票交易所。
 
  付林指出:“境外机构对中国商品市场依然有美好的幻想。”
 
  虽然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中国经济依然保持着较高增速,这是其他市场难以媲美的。另外,中国市场不断有创新品种推出,如即将上市的原油期货就是面向全球客户的,机构进入市场也有提前练兵的考量。
 
  汤森路透理柏中国基金市场透视最新报告显示,中国各分类基金7月业绩普遍回落,仅多种策略另类投资基金表现相对较佳,今年年初至7月31日,期货管理另类投资基金业绩为11.49%。
 

上一篇:管理期货策略业绩“领跑”私募产品
下一篇:期货资管从量变转向质变最大的问题是人才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