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上海期货交易所高管落马背后
2013-03-21 06:19:41   来源/作者:时代周报 王珏磊   评论:0


  金融反腐似有新动作。
 
  日前,上海期货交易所总工程师严少辉因涉嫌受贿被隔离审查,成为自监管机构在近两年前誓言铲除中国资本市场腐败以来“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之一。
 
  “巧合”的是,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技术中心总监张国元此前也因涉嫌经济犯罪被隔离审查。
 
  据了解,上述两技术部门高管此次同时翻船,或因在技术采购环节出了问题,怀疑接受了商业贿赂。
 
  落马涉嫌商业贿赂
 
  据悉,作为国内交易量最大的两家期货交易所的技术部门负责人,严少辉、张国元日前已被上海浦东检察院带走。
 
  对此消息,上海期货交易所(下称“上期所”)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下称“中金所”)都对时代周报表示不方便回应,拒绝透露任何信息。
 
  据了解,对严、张二人的调查始于去年下半年。2012年9—10月间,系统内干部还收到过警示和提醒。今年年初,检察机关正式立案。但二人是否会被起诉,目前尚未有结论。
 
  由于交易所每年投入大量经费用于技术系统开发维护,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采购岗位很容易出现寻租空间。据媒体报道,检察机关已查明严少辉受贿事实,目前查明的涉案金额接近20万元。检察机关还在侦查其是否还有其他犯罪行为。
 
  张国元与严少辉的案子之间是否有关联?目前尚不清楚。但有消息称,张国元、严少辉这两起被查案件或是同一个商家行贿,不排除窝案的可能。
 
  “严少辉虽然是上期所的人,但与中金所关系也非常密切,两起案件之间确有可能相关。”中金所一位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
 
  公开资料显示,严少辉和张国元均为期货系统的资深从业者。
 
  40岁出头的严少辉是江西于都人,1988年进入华东师范大学计算机系学习,1995年在上海交通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留校任教。其1994年即调入上期所搞系统开发,历任上期所技术部高级总监、首席总监、总工程师。
 
  “他是一个很有事业心的人,从读书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他后来坐上这个位子,也是可以理解的。”严少辉的大学同学董杰告诉时代周报。
 
  38岁的张国元曾担任大连商品交易所技术部高级经理。2006年, 上海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分别出资1亿元,共同发起设立中金所。彼时,张国元随大商所原总经理朱玉辰调任上海,担任筹备组技术组负责人,负责股指期货的技术筹备工作,后任中金所技术中心总监。
 
  严少辉也曾参与中金所筹建时期的技术开发。据报道,在2006年2月中金所第一次筹备会议上,严少辉被任命为七个工作小组之一的技术组组长。“我们当时以为严少辉会任职中金所,而且也有这种迹象,但最后他还是留在了上期所。”一位中金所前员工向时代周报回忆说。
 
  2012年3月,中金所将技术中心独立出去,成立全资子公司上海金融期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中金所技术公司),张国元担任总经理。2013年春节前夕,他在中金所技术公司总经理的竞聘中失利,转任该公司董事长。
 
  春节过后,即传出二人被调查的消息。
 
  招标中“关键一环”
 
  在董杰的印象中,严少辉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他到了这个单位之后,我们在公开场合也见过几次面,他确实行事低调。有一次跟他在街边的小饭馆偶遇,我有点吃惊,他这么高级别、高含金量的人,也去这种小饭馆,随便吃点东西。当然,低调可能是他的工作性质决定的,因为他是做技术的,居于幕后。”
 
  此次严少辉案发,董杰也曾在网上搜索有关信息,“但关于他的消息少得一塌糊涂,甚至比我自己还少。这也说明他是很低调的,不出头露面。”
 
  尽管并不招摇,董杰还是看得出来,严少辉确实是一个有钱人,“跟我们处于不一样的层次 ”。
 
  “假如他真的出事,我也不感到吃惊,符合现实生活的逻辑演绎。常在河边走,湿鞋也是难免的。在这个位子上,手中有着那样的权力,要自律,难乎上青天。当然,我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只是虚惊一场。”董杰感叹。
 
  所谓的“位子”和“权力”,与上期所的技术招标密切相关。由于交易所系统无法从外面购买,只能自己研发,国内四大期货交易所都有自己的研发部门,而且迫于国际竞争、品种扩充和交易量的压力,期货交易所需要不断花费巨资改善网络和系统。
 
  公开资料显示,严少辉参与开发了2006年11月上线的上期所“NGES新一代交易所系统”,这套系统耗时3年,耗资1.7亿元。
 
  上期所官网也显示,上期所每年均有多次技术方面的招标。据时代周报不完全统计,2009年以来就有约10次,分别为2009年的数据备份软件、光纤布线系统改造工程、技术系统分级保障体系咨询服务、办公内网电脑采购项目、交易大厅增设电子显示屏改造工程,2010年的邮件系统改造项目、网络安全隔离设备采购,2011年的CA身份认证系统以及2012年的上海期货交易所文化建设网站 、网络规划咨询项目 。
 
  “期交所的招标都是巨额的,在招标中,严少辉没有完全的决定权,但他是相当关键的一环。” 上海金融行业分析师黄强对时代周报表示。
 
  无论市场涨跌都旱涝保收的期交所,无疑具有雄厚财力。2010年,上期所发布年报称,当年净利润为51.66亿元。2011年,在上海市纳税百强企业中,上期所、上交所、中金所位列第10、15和32名。2012年,根据中国期货业协会的统计,中金所全年累计成交额75.8万亿元。排在第二位的上期所全年累计成交额约为44.6万亿元。
 
  有雄厚财力支撑,且所有技术设备必须不断更新,使得期交所招标采购市场额度堪称巨大。而市场潜规则是,为了攻下“关键一环”,不少投标商愿意砸下重金,对个人进行“公关”。
 
  同样,张国元坐镇技术关键岗位的中金所,也有多次招标。2008年以来至少有四次,分别为2008年6月的内外网隔离项目,2010年9月的“新一代基础设施-主机系统集成1采购”、“新一代基础设施-网络设备2采购”、“新一代基础设施-主机系统集成2采购”和“新一代基础设施-主机系统集成3采购”。
 
  “张国元日常举止有些少年得志的味道,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他较年轻即事业有成。不过,坐这个位子也很容易犯事儿。”中金所前员工称。
 
  在巨额的招标采购中,严少辉目前仅查出受贿近20万元,也令公众颇感难以置信。“像这样的高薪阶层,又在巨额招标中有话语权,一般认为他们看不上20万这样的小钱,这就像贵族在宴会上偷刀叉一样,不太可能。但我曾经看到过一部回忆录,确实有贵族有这样的怪癖。我的估计是,或许他们小钱也要,20万只是浮出水面的部分。”黄强分析称。
 
  或有利益角力
 
  事实上,自去年下半年起,已有不安的气氛在上期所滋生、弥漫。“这可能跟上层反金融腐败的信号有关。上层想清理中国资本市场,这也与整体反腐败的努力相吻合。”黄强说。
 
  而去年下半年的一起匿名举报事件,也使这种不安的情绪有更微妙的发展。2012年下半年,网上曾出现匿名举报,称上期所原技术部王姓负责人利用职务之便,在交易系统中留下后门,离职后利用该漏洞经营高频交易,获利数亿元。
 
  此事最后无疾而终。相关人士并不承认这一说法,称该举报内容不实,上期所曾自查系统,没有发现后门,“绕过防火墙谈何容易”。
 
  “匿名信的事情确实有。”中金所前员工对时代周报说,“不过,由涉事单位自查系统,我认为是不够的,缺乏第三方中立的权威性。”
 
  黄强也观察到了,“这种不安在圈子里面暗伏着,有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也在上期所工作,平时根本看不起我们这些耍嘴皮子的分析师。过年的时候,竟然专门来我家拜访,说想要跳槽,问我今后往什么方向发展比较好。我当时觉得很奇怪,他做得很好,干吗跳槽?过年后,就听到了严少辉出事的消息。”
 
  吊诡的是,就在严少辉、张国元传出“落马”之后,网上突然推出一批有关严少辉的正面宣传报道。
 
  这些报道于3月15日集中推出,且在搜索引擎中位置居前,将其落马消息推压延后。这些报道包括“严少辉谈期货立法中需要注意的几大问题”、“严少辉分析中国期货市场现状”、“严少辉谈上期所二五规划”等,刊载于“株洲网”、“中国渭南网”、“汉网”等形形色色的网站上。
 
  据时代周报观察,这些报道大多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并无时间,并不交代事件发生的场合,大多是严少辉的某段发言。其中,有一篇报道注明,严少辉是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会员座谈会上发言。查询获知,此座谈会于今年1月召开,今日来看,已完全丧失时效性。
 
  “网上一下子出来了这么多东西,我也看到了。”黄强对时代周报分析说,“这事儿挺蹊跷的,他所谓的发言没有时效,内容也不重大,只不过是泛泛而谈。不禁惹人猜想,这可能是一种策略,淡化其受调查的严重程度。再想深一点,可能某些部门正在做紧张的公关工作。”
 
  更显微妙的是,严、张二人落马事件,在圈内近乎“消音”。“我也想打听一下,对此事作些分析。但在圈子里,话题只要一聊到这事,众人便三缄其口,不要说三棍子,十棍子也打不出一个闷屁来。”黄强称。
 
  “这说明这事件本身不仅仅是一个刑事案件,更可能存在利益博弈。或许涉及很多利益,至今各方仍在角力。因此,这事到最后是什么结果,是不是能真正推动金融反腐,还有待观察。”他说。
 
  (文中董杰、黄强使用化名)

上一篇:八期货公司方案获备案 期现结合业务将起航
下一篇:八期货公司获准设立风险管理子公司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