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大宗商品基金遭遇困难时刻 投资者纷纷撤离
2013-11-30 09:26:07   来源/作者:第一财经日报 张愎   评论:0

今年趋势逆转,新输油管道从美国石油定价中枢库欣运走原油,缓和了当地的供应过剩,使布兰特原油较美国原油价差从2月时达到的23美元,到7月时降到接近为零,利用新价差趋势赚大钱的机会再次上演,一些大宗商品对冲基金也借此获得了两位数的回报

  与股票型对冲基金相比,今年无论对于大宗商品基金、债券基金还是外汇基金都可谓是一年寒冬,然而与“趋势已死”的外汇市场相比,今年大宗商品市场各个品种虽然呈现出了普遍的跌势,但对冲基金依然未能实现“绝对收益”,这已经是大宗商品基金自2011年以来连续第三年丧失盈利能力。
 
  根据追踪大宗商品对冲基金的HFRI宏观商品指数,大宗商品对冲基金2011年的平均回报率为-2.56%,2012年继续下降至-2.57%,而今年上半年该指数更是在-3.6%以下。巨额的亏损导致投资者纷纷撤离。2012年,这类对冲基金撤出资金达到10亿美元,而今年上半年撤资额超过3亿美元,一些知名对冲基金也出于无奈,不得不关门大吉。
 
  知名基金困境难破
 
  2012年6月,创建Centaurus Advisors天才交易员约翰·阿诺德(John Arnold)宣布旗下基金清盘。由于一直以来都只做天然气这一个品种,而随着页岩气的开发,整个天然气市场格局被彻底改变了。
 
  更坏的消息在今年9月底传来: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对冲基金公司Clive Capital成为市场最新的受害者。
 
  Clive于2007年底在伦敦成立,是一家知名的宏观商品基金,投资遍及商品市场的主要标的。成立之初,这家基金也曾风光一时,被认为是全球最安全的大宗商品投资者之一。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该基金回报率超44%,2009年为17%,2010年为20%,巅峰时期,其管理的资产规模曾高达50亿美元。早在2009年下旬,Clive宣布将拒绝新投资者加入,只在相对较小的商品市场保持灵活性。
 
  然而,近年来,Clive的业绩令投资者无法原谅:2011年亏损9.92%,2012年亏损9%,今年年初至今亏损9%。值得一提的是,受油价出人意料的暴跌影响,2011年一个单周内,该基金就亏损了4亿美元。
 
  Clive资本9月21日在《致投资者的公开信》中表示,能够让该基金从大宗商品市场中获利的合适机会有限,而该基金的“定向的、长期波动性方式”已经不适合当前的市场环境,市场信心完全丧失,导致了近期收益大幅下降。尽管大宗商品市场最终肯定会回暖,但是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何时大宗商品的机会环境会重新好转仍是未知数。
 
  巨头Clive Capital的清盘给市场造成了恐慌性抛售。很多机构投资者在得知了这一消息后,也开始削减手上的头寸,而机构投资者也进一步撤离大宗商品对冲基金。
 
  一位商品基金的交易员称:“资金的流入几乎已经停止。在公司的例会上,所有高层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呆在这样的市场中间,更不知道自己还能拿什么去挽回这一局面。”
 
  今年以来亏损达到5%以上的对冲基金比比皆是。鲍尔森的3亿美元黄金投资今年已经下跌了65%。
 
  采取FOF对冲基金IAM首席执行官默腾·史宾纳(Morten Spenner)的观点则说出了市场的心声:“我们现在不配置任何资金到大宗商品基金,关注那些能更持久的策略,大趋势(股票多空,事件驱动型)策略有更高的持续性。”
 
  市场趋势渐弱 波动性却骤增
 
  长期以来,基金经理们骑着大宗商品价格的长牛前行,获取了丰厚的回报。
 
  一位伦敦的投资者合伙人这样解释道:“大部分人都是押注这一繁荣周期,跟着趋势做,只有少部分情况,他们会去选择一些价差的套利。而牛市的结束让赌周期的人陷入全盘亏损。”
 
  在市场分析人士看来,Clive资本乃至整个商品基金行业都在这样的市场中备受煎熬:2011年初至今,铜价下跌了25%,油价只是短暂高涨,天然气等市场几乎与波动性绝缘。
 
  即使商品基金是可以在价格持续下跌的情况下一直赚钱,但投资者和基金经理人说,问题在于,价格长期持续上涨势头已经转变,目前趋势不确定性上升,且走势持续时间缩短,这种情况下,价格可能突然大跌,使其很难从跌势获利。
 
  SkyBridge Capital组合经理罗伯特·达根(Robert Duggan)指出:“2010年以来,大宗商品波动性减弱,行情缺乏大方向性的移动。由于全球经济放缓削弱了消费需求,而天然气、铜和玉米等各类商品的供应又在继续攀升,以往一些交易员可以下重注的品种的波动区间都非常狭窄,因此一些大宗商品基金的回报率就开始不尽如人意,如此一来,投资商品的对冲基金就不得不面临投资者赎回的困境。
 
  从另一个层面而言,市场的剧烈波动也让依靠价差套利的人生存日渐艰难。
 
  比如押注欧洲与美国指标原油价差的套利交易是石油市场非常流行的交易之一。2011年,美国的原油新产能造成美国原油过剩,而“阿拉伯之春运动”则影响到了欧洲的原油生产,对冲基金准确预测到布兰特原油将变贵,布兰特原油较美国原油的价差最高涨到了每桶28美元,因此从中赚到了数亿美元。
 
  今年随着这种趋势逆转,新输油管道从美国石油定价中枢库欣运走原油,缓和了当地的供应过剩,使布兰特原油较美国原油价差从2月时达到的23美元,到7月时降到接近为零,利用新价差趋势赚大钱的机会再次上演,一些大宗商品对冲基金也借此获得了两位数的回报。
 
  不过从9月以来,美国原油库存意外增加,又使美国原油比布兰特原油更便宜了。近期,这一价差价达到逾16美元,为八个月来最高,也正在这时,对冲基金就开始出现了方向性的错误。
 
  几家交易商发布了信心满满的预测,认为减轻伊朗制裁协议将拉低布兰特原油较美国原油的溢价,这种预测有其道理。但事实却是,它对价差基本没有造成影响。布兰特原油出现继续跌,美国原油也出现了同样幅度的下跌。
 
  SEB银行的首席商品分析师比亚内·希尔德洛普(Bjarne Schieldrop)说:“这二者价差的变动很突然,有时也常常毫无逻辑可言,稍有差池就呜呼哀哉。事实上,原油的跨市场套利已经成为一项极难驾驭的交易。”
 
  据称从事布兰特/美国原油价差交易的Liberty Funds,在10月已下跌3.7%,年初截至10月底则挫跌20.1%。其他在10月亏钱的基金还包括Brevan Howard规模8.8亿美元的Commodities Strategies Master Fund,继9月下跌4.33%后,10月又跌1.82%,今年至10月底跌了3.3%。
 
  尽管如此,一些基金业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还是取得了不错的业绩。
 
  迈克·科尔曼(Mike Coleman)旗下的Merchant商品基金在过去两年下跌后,今年录得24.2%的涨幅。

上一篇:28家期货公司切10亿资管蛋糕
下一篇: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业务面临的困难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