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素描2012年阳光私募五路英雄谱
2012-12-28 06:57:42   来源/作者:证券日报 赵学毅   评论:0


  编者按:从年初的2212点到年末的2219点,大盘在2012年几乎裹步不前。即将过去一年,对中国私募基金而言,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激流暗涌。在该行业极速发展的过程中,有些私募经理人在大道上疾驰,也有些人却陷入迷途。

  在2012年末,《证券日报》基金周刊回顾、盘点一年以来的9位焦点私募人:既有万夫不当的王亚伟,吴星、王涛王者来兮,又有深怀恩怨情仇的姜广策、曾昭雄,黯淡流星赵笑云、罗伟广、常士杉,还有末路狂奔的李旭利。有些人有些事,成为私募行业闪烁的亮点;也有些人有些事,却让整个行业蒙羞,急需人们停下脚步思索一番。

  ■本报记者 赵学毅

  第1路 

  万夫难挡:王亚伟

  2012年5月离职的原华夏基金副总经理、华夏大盘基金经理王亚伟近日低调复出。昔日“最牛基金经理”王亚伟投身私募,告别长期工作的北京,南下深圳设立了深圳千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据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注册登记信息显示,深圳千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王亚伟出资1000万元,是唯一股东。随后,王亚伟执掌的首只产品昀沣也终于面世。

  12月21日,王亚伟的首只私募产品“外贸信托昀沣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完成募集。前公募“一哥”这次刷新了阳光私募的三大纪录:募资20亿,超越此前所有阳光私募产品首发数据,事实上,如果没有上限即制的话,王亚伟首只产品的发行数据可能更加惊人;固定管理费率达到2.5%,刷新此前庄涛的磐信一期2.2%的最高纪录;认购门槛最高达2000万元,刷新重阳一期创下的1000万门槛。转身私募的王亚伟大有万夫难挡之勇。

  昀沣分两个渠道销售,分别是招行与国信证券,其中在国信证券的门槛以1000万元起跳,无个人资产的限制;在招行的销售门槛则更高,起点为2000万元,且投资于该产品的资金不得超过个人资产的20%,即客户的总资产至少要达到1亿元。王亚伟设定的高门槛,决定了其客户皆为资产亿元级别的超级富豪,这类人群具有较高的风险承受能力,为其以后延续类封闭式运作建立了基础。更为重要的是,这类人群通常拥有更多的商业与资源,或为王亚伟的投资带来更多的利益。

  据笔者观察,王亚伟在公募基金上的成绩目前无人能及,其管理的华夏大盘在其任职期间回报达1186.99%,并且在2007年大牛市和2008年的大熊市中业绩均排名第一。凭借业界影响力以及其独到的投资理念,王亚伟为其管理的第一只产品增加无数亮点。此次转投追求绝对收益的私募,昔日的公募基金一哥能否演绎王者归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第2路

  王者来兮:吴星、王涛

  2012年,股票市场单边下行,期货风景独好。一直不起眼的期货私募,今年崭露头角,业绩站上了至高点。一家叫凯丰投资的期货私募引起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在深广两地的私募圈中,提起凯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星,几乎是无人不知,不少投资者趋之若鹜。其掌舵的凯丰基金三季度净值飙升195.20%至8.7462元。这家成立于2010年9月份的公司,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便取得了774.62%的绝对收益,位居所有期货私募产品第一。截至12月21日,期货私募凯丰基金最新净值8.750元,与去年底的1.7564元相比,年内收益率以398.18%稳居全部私募产品第一。

  据了解,凯丰基金目前为单账户期货,据了解,凯丰投资目前的账户有数十个,管理资金规模大约为3亿元,由董事长吴星一手管理。凯丰基金以基本面分析为立足点,通过期货市场套利、对冲交易来获得收益。凯丰基金董事长吴星具有十年期货业从业经历,曾任中国国际期货农产品部经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1月21日,第一批于9月份提交资产管理业务申请的国际期货等18家期货公司正式通过审批,这意味着期货资管正式开闸。此举堪称是我国期货市场发展20年来业务创新的实质性突破。期货资管的开闸,将单边市场变为双边,意味着私募真正靠本事吃饭的时代已经来临。

  市场的另一端,以股票投资为主的非结构化阳光私募产品也可圈可点。银帆投资旗下由王涛执掌的银帆3期,截至12月21日,单位累计净值1.6996元,年内收益高达49.18%,在非结构化阳光私募产品中排名第一,领先云腾投资管理的云腾1期收益8.75个百分点,夺得2012年度收益冠军几无悬念。据观察,银帆3号净值表现稳健,今年以来收益排名一直靠前,基金经理王涛投资操作灵活,严格控制下行风险,善于把握市场结构性机会。

  王涛表示,今年取得较好收益的主要原因是对今年结构性行情的准确判断,挖掘价值低估的投资标的,并通过仓位调整和动态资产配置,有效回避了系统性风险。具体操作有三点:一是上半年参与了环保、大消费、金改等成长类或主题类投资;二是年中通过仓位控制,严控净值回撤风险;三是9月之后更多的参与了价值类、周期类个股的估值修复。

  第3路

  恩怨情仇:姜广策、曾昭雄

  在2012年,恩怨情仇的故事在阳光私募基金中不断上演。

  3月26日,原从容投资合伙人、基金经理姜广策发布微博宣布:由于与从容公司吕俊、郑莹夫妇在价值观、投资理念以及为人处世方面存在的巨大差异无法调和,本人即日起离开从容公司,建议从容医疗基金客户考虑赎回。从容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吕俊发布微博回应姜广策离职事件称,基金经理业绩不佳,减小投资权限,去休息思考一下,对个人对公司都更好。新的医疗基金经理、医疗研究组主管已经走马上任。当天晚间,从容投资官方网站发布一则《关于从容医疗信托更换基金经理的情况说明》,称姜广策被免职是因为“由于恶劣的市场环境和整个医疗上市公司股价的持续下跌,触发了风险控制机制。”其个人“不满公司的风控制度”故“只能将其免职”。3月30日,吕俊召开新闻发布会,吕俊曝出姜广策私下代客理财,双方矛盾不断升级。姜广策则表示,将准备就名誉上的损害进行起诉。

  原上投摩根投资总监吕俊于2007年11月创立从容投资,旗下20只产品,资产规模30亿。姜广策2010年加盟,发行医疗行业基金1期,当年该基金净值增长超过46%。

  与姜广策的剑拔弩张相比,曾昭雄告别合赢投资显得温和了许多。

  合赢投资原总经理曾昭雄于2月份告别合赢投资,离开原因在于合赢投资控股股东希望将阳光私募定位于集团内部的理财平台而非对冲基金。实际上2月15日中信信托就曾发布公告,称曾昭雄因离职不再担任中信信托合赢2期投资经理。曾昭雄将带走原属合赢投资的4个研究员,另行组建深圳明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继续从事阳光私募行业。曾昭雄并非合赢投资另起炉灶的唯一一位基金经理,2011年初,当时合赢另一位基金经理刘鹰就曾退出合赢自行组建了深圳市上善御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并且带走了“春天1号”这只产品(后改名为上善御富1期)。 

  合赢投资控股股东为广东盈峰投资控股集团,一家以实业经营为基础,集金融投资为一体的跨行业多元化投资控股集团,控股上风高科,参股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具备深厚大股东背景的公

  司,成立的主要目的往往是用来管理大股东的金融资产,最终阳光私募业务可能被边缘化。由于核心投研人员不是公司实际控制者,公司的发展战略往往会受到大股东的干预,一旦管理层与股东的理念不一致,强大的投研团队也面临着比普通阳光私募更大的人员流动风险。 

  从实际业绩来看,合赢投资旗下成立满两年的产品有两只,截至12月21日,合赢年内总回报7.15%;中信信托-合赢2期、陕国投-合赢2期年内总回报分别9.17%和4.14%,排名同类私募上游水平。 

  第4路

  黯淡流星:赵笑云、罗伟广、常士杉

  持续震荡的股市,不仅公募基金“很受伤”,私募基金的生存也更显艰难。今年以来,传统股票型私募基金整体业绩不佳,不仅跑输公募,且大幅亏损较多。而不时传来的“清盘”噩耗也成为私募今年挥之不去的阴影。根据好买基金研究中心的统计,截至2012年12月20日,一共有81只产品遭遇清盘,其中包括非结构化产品64个,创新类产品17个。其中,清盘的非结构化私募产品与2011年相比,大幅增长了一倍有余。清盘潮,卷走了昔日的明星。

  赵笑云,风云难再,华夏聚富总经理兼投资总监,最终因巨亏而曲终人散。2011年,赵笑云高调进入阳光私募,发行了首只阳光私募产品———笑看风云一号。可惜的是,自公布净值以来,该产品的净值就始终处于浮亏中。6月11日,有着昔日股市名嘴之称的赵笑云管理的“笑看风云1号”发布提前终止公告,标志着这只才运行1年多的信托计划,在净值腰斩之后被迫清盘:从2011年4月首次公布净值时的99.57元,跌到今年6月8日的49.31元。早在今年1月4日,笑看风云2号产品就已经清盘,归国试图一展身手的赵笑云败走麦城。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业绩大跌?有分析称是赵笑云过于自信了。也有网友质疑,仅从投资能力来解释或许过于牵强,希望解释更加透明。

  相关资料显示,2000年时,他发表名言“咬定青山不放松”,极力推荐青山纸业,使众多股民被死死套牢,从此落下“第一庄托”的污点。随后,赵笑云从中国证券市场消失。然而,8年多后的他又要重出江湖,目标是打造中国私募基金的航空母舰。“我认为,2011年前后至2019年为跨度8年的新一轮牛市,2015年沪指可达13000点,2019年沪指可达19000点,逼近20000点历史性关口。”赵笑云在2009年4月初说,“这个判断将是具有轰炸性的。” 当时,上证指数在2450点左右。时至2012年底,大盘仍在2200点附近徘徊。

  罗伟广,广东新价值投委会主席,2009年冠军,也正经历着“一日国王”的痛楚,成为2012年最悲情的人物之一。12月中旬,罗伟广旗下产品全线垫底,多数产品净值在0.5元以下,翻身之日遥遥无期。业内人士认为规模迅速膨胀以及激进的投资风格给罗伟广操作带来影响。从2007至2009年,新价值旗下总共只有7只产品;2010年,广东新价值投资公司共有23只新产品诞生。时至2012年12月,旗下30只产品中,有18只净值遭腰斩。三年时间,罗伟广从炙手可热到英雄落寞,风流尽被雨打风吹去。

  回顾新价值今年操作路线,罗伟广一贯偏好长期持有中小盘股的投资风格受到了严峻挑战。在面对客户解释今年溃不成军的业绩时,罗伟广认为,最大的问题在于自己对2300点以下的恐慌性杀跌没有预计,没有接受熊市思维。以一己之力,试图用选股抵抗大盘颓势,无异于螳臂当车。滚滚熊市浪花,淘尽无数英雄。罗伟广从天上走到地下,究竟是这个市场不适合他还是他不适合这个市场?

  常士杉,世通资产董事长,2010年以96.16%的年收益收获私募冠军称号,而今年4月,由于误判市场,产品触及清盘线,世通8期和世通9期进入清算程序,昔日冠军留给市场的只是“一声叹息”。早在今年3月,已经打了10个月“清盘保卫战“的常世杉,一鼓作气冒进的将其产品仓位加到九成,随即而来的大跌却将其产品净值直接打到清盘线。激进的操作手段受到了市场的惩罚。

  2009年,常士杉旗下世通1期净值跌到0.406元,这是一个几乎无法翻身的净值,然而2010年常士杉以96.16%年收益取得当年冠军。世通8期与世通9期产品净值最高点均出现在2011年3月11日,分别为1.213元和1.127元。

  常士杉曾经是年度私募王,但也只是流星。“这次清盘,让我认识到对资本市场要保持敬畏之心,不能盲目自信。做投资一定要谨慎,有确定的机会才出手。特别在止损线附近,一定要谨小甚微。只有保证不被清盘,生存下来,才有翻身的机会。”常士杉如是感叹,“过去产品规模仅有几个亿,能快进快出,我当时经常谈‘要集中子弹打游击’。但现在产品规模扩大后,这种方法已经不太灵了。”

  第5路

  末路狂奔:李旭利

  在2012年,一些深陷迷途的基金经理令人扼腕叹息。李旭利,尤为典型。

  因涉嫌老鼠仓,李旭利于2011年7月19日被公安部门立案侦查,2011年8月13日逮捕。2012年6月12日,李旭利一案终于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上双方围绕着李旭利是否对所涉及账户的相关交易下指令、其投资决策是基于个人判断还是利用基金公司职务便利等展开了激烈争论。2012年11月23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李旭利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4年,罚金1800万元人民币,同时,其违法所得1000余万予以追缴。2012年12月3日, 李旭利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刑事上诉状》,认为一审判决不是基于证据,而是基于推理,且所作推理有违常识、常理和基本法理。李旭利已重新聘请了二审辩护人,即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泽。李旭利的命运究竟如何,不久的将来自然会见分晓。

  有分析人士认为,在证监会严厉打击内幕交易的背景之下,在投资者法律意识、权利保护意识逐步苏醒的今天,李旭利老鼠仓案最终的结果恐怕会超过此前公众预期而成为一个极具标志性意义的里程碑。一是可能通过严厉的判决来树立执法标杆;二是,即便不重判,也会从此明确更严格的法律界线,让大多数人感到管理层“动真格的”了。

上一篇:全球首只人民币计价窝轮在港挂牌
下一篇:今年逆回购逾6万亿元 央行巧解QE冲击

分享到: 收藏